手機版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設備展示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動態資訊
北京一村民私自打井灌溉果園被罰兩萬

據許昌打井隊報道:近日,北京市水政監察大隊對一起私自打井案件結案,門頭溝一村民為了灌溉果園,在沒有取得鑿井許可證的情況下違規打井被查處。記者發現,雖然打井需要鑿井許可證,但是有打井隊表示沒有正規手續也能偷偷打。 

村民打井澆果園被罰 

北京市水政監察大隊史科長介紹,今年該大隊查處兩起私自打井案件,都是門頭溝村民為了澆灌果園所用。其中一起已于近日結案,村民被罰款2萬元,打了一半的井做了回填處理。另一起案件還未結案。 

史科長說,除了村民私自打井外,去年該大隊查處的兩起私自打井案件中,一起是海淀區某村委會為生活用水打井,另一起是城區一家公司打井,兩者分別罰款2萬元和4萬元。 

此外,私自打井另一個相對集中的行業是洗浴中心。2011年,市水政監察大隊對北四環以北的部分洗浴企業進行檢查,發現不少洗浴中心存在偷水問題。“這樣的洗浴中心多分布在城鄉接合部、非本市人口聚居的地方,浴資在5-18元。”水務部門有關人士表示。 

“根據法律規定,有兩類地區是絕對禁止開采地下水的,一類是地下水嚴重超采區,另一類是自來水管網覆蓋地區。”史科長說,“對北京來說,東西城、朝陽、豐臺、石景山、海淀山后以外地區,通州城關地區,都屬于超采區,是嚴格禁止開采地下水的,不可能辦理下來鑿井許可證。” 

“黑井”隱蔽7天沒找到 

未經注冊的黑井位置一般極為隱蔽,也給查證工作帶來困難。今年3月,記者與市水政監察大隊一起來到朝陽區飲馬井二號院。“舉報人告訴我們這個院里有人用未經注冊的黑井偷水,但是我們在院里找了7天沒找到。”市水政監察大隊副大隊長汪政良說,“最后我們是拿著手機,在舉報人電話的指揮下找到了這口井。” 

“普查時不可能找到這個小屋里來,除非有人舉報。”汪政良說。隨后,工作人員對這口井進行了徹底封閉。 

■ 調查 

花5萬元沒手續也能打井 

雖然規定很明確,但仍有打井隊聲稱不用鑿井許可證也能打井。記者在網上找到一家打井隊的聯系方式,表示需要在回龍觀打一口井。對方聽完后立刻說:“需要打130多米深,5萬元左右。” 

記者稱沒有取水許可,該打井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很容易處理:“我們把井打好之后你在上面蓋個屋子一鎖門,在外面控制電源,電泵一通電就自動抽水了。或者打好井之后把井口做在地下室,上面再蓋一層,這樣就更難被發現。” 

當記者表示連鑿井許可都沒有時,對方稱:“打井需要井架,有時候井架一豎起來,政府的人就會來處理。但如果連夜施工的話有可能在還沒被發現的時候就打完。” 

市水政監察大隊史科長證實,現在北京私自打井主要集中在郊區和城鄉接合部,打井的工藝越來越先進,一般的地方一天就能打成,不易被人發現。 

■ 背景 

北京地下已形成漏斗區 

北京的地下水多年來水位明顯下降。2010年末北京市地下水平均埋深為24.92米,與2009年末比較,地下水位下降0.85米,地下水儲量減少4.4億立方米;與1960年比較,地下水位下降21.73米,儲量減少111.3億立方米。 

2010年地下水降落漏斗面積1057平方公里,比2009年增10平方公里,漏斗中心分布在朝陽區黃港、長店至順義米各莊一帶。

許昌打井就找許昌打井隊!

版權所有:許昌水利鑿井工程有限公司
黑龙江时时群